北京重大案件律师

您当前的位置: 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 成功案例 > 北京著名刑事律师高同武-如何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确定量刑起点?

服务热线:18612967888

北京著名刑事律师高同武-如何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确定量刑起点?

来源:北京重大案件律师 发布日期 11-05 15:55 浏览:36

  [案例1]

  张某宝故意伤害案

  ——如何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

  确定量刑起点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宝,男,1977年1月2日出生,土家族,初中文化,无业。2007年12月27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2011年3月26日刑满释放2014年12月12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逮捕。

  

image


  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张某宝犯故意伤害罪,向龙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4年7月11日21时20分许,被告人张某宝与陈运清在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新港路茶叶城附近因债务纠纷发生矛盾,互相拉扯,张某宝随后离开。其后不久,张某宝带另外两名男子(在逃)携带钢管、木棍返回新港路茶叶城,找到陈运清及其朋友王少波,即持钢管、木棍对二人进行殴打,致被害人王少波左胫骨粉碎性骨折及右尺骨的三处骨折。经鉴定,被害人王少波为轻伤一级。

  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宝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惩处。张某宝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于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根据被告人张某宝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张某宝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某宝未提出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抗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二、主要问题

  如何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确定量刑起点?

  三、量刑分析

  根据《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量刑步骤的第一步是: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在相应的法定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实践中由于对基本犯罪构成事实概念认识不同,关于如何确定量刑起点,仍然存在不同做法。有观点认为,基本犯罪构成事实是抽象的构成事实,因而对应的量刑起点也应是确定的。据此,在确定不同案件的量刑起点时,不区分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具体情节,以量刑幅度中线或者某个定点作为量刑起点;也有实施细则直接将个罪的量刑起点规定至“点”。

  笔者认为,上述做法与现行的《量刑指导意见》不相符的。量刑起点是指具体犯罪的量刑起点,而不是抽象的量刑起点;确定量刑起点的根据是具体犯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而不是抽象的犯罪构成事实。量刑起点是根据不同个案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而变化的,而基本犯罪构成事实本身的情节也是千变万化的,量刑起点也应随之而变化。例如,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案件,个案中轻伤伤情不同,反映出的社会危害性就不一样,据此确定的量刑起点就应有所不同。

  《量刑指导意见》根据常见犯罪的不同情形在相应的法定刑幅度内确定了量刑起点幅度,而不是固定的点。以故意伤害罪为例,致一人轻伤的,可以在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致一人重伤的,可以在三年至五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以特别残忍手段故意伤害致一人重伤,造成六级严重残疾的,可以在十年至十三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在法定刑幅度内,《量刑指导意见》之所以仍然规定一个量刑起点幅度,而不直接确定到“点”,就是为了便于法官根据个案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具体情节来选择一个合适的量刑起点。个案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具有较为丰富的内涵。同为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案件,有的系接近于重伤的轻伤一级,有的系接近于轻微伤的轻伤二级;有的是一处损伤达到轻伤一级,有的是背部、腿部、头部等多个部位的伤情均符合轻伤一级。对于上述不同情况,不能以固定中线为量刑起点,也不可能预设固定其他的量刑起点。总之,每个具体案件的情况不同,如同不可能存在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即使是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相近或相似的伤害案件,社会危害性也不可能完全相同,需要根据伤害手段、情节和伤情后果等具体事实反映出的社会危害性,在规定幅度内合理确定量刑起点。

  实践中直接将量刑起点规定至“点”的做法,作起来比较简便,但不利于体现个案的差异。我们认为,还是由法官根据具体犯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在一个幅度内选择量刑起点为宜。其一有利于满足审判实际需要我国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治安状况各异,即便是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相近或相似的案件,其社会危害性也会因地而异、因时而异、因势而异,各地法院结合当地实际,根据不同个案的情况,在量刑起点幅度内确定适当的点更有利于刑法任务和刑罚目的的实现。其二,有利于实现罪责刑相适应。在不同个案中,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包含的影响量刑的因素不同,其社会危害性就轻重有别。对于危害性较大的,可以确定较高的量刑起点;反之,可以确定相对较低的量刑起点。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社会危害性不同,量刑起点应当体现差别。其三,有利于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量刑规范化绝不意味着量刑“机械化”。量刑规范化改革的初衷是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而不是限制甚至剥夺自由裁量权。量刑起点幅度为法官留足自由裁量的空间,法官根据个案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确定适当的量刑起点,有利于量刑公正,也有利于实现刑罚个别化。

  确定量刑起点的根据是具体犯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量刑起点的确定,取决于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社会危害性大小。对于数额型犯罪,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社会危害性大小主要取决于犯罪数额;对于非数额型犯罪,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社会危害性大小主要取决于行为对象、结果及方法等因素。例如,对于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案件,根据《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可在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就具体犯罪而言,要根据致人轻伤的社会危害性来确定量刑起点,根据伤害部位、伤害程度等不同情况,确定不同的量刑起点,可确定为六个月、七个月,也可确定为一年、一年二个月或者一年六个月,等等。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社会危害性不同量刑起点就应该不同。对于数额型犯罪,在确定量刑起点时,还要注意不能唯数额论,例如,甲、乙盗窃数额都是刚刚达到巨大起点,但甲盗窃的是他人用于支付医药费的“救命钱”,其社会危害性就比盗窃一般财物的乙要大,量刑起点就应当高些。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宝持械殴打一名被害人致左胫骨粉碎性骨折右尺骨三处骨折,造成一级轻伤。合议庭综合全案事实情节分析,本案虽因普通债务纠纷引发,但被告人持械作案,具有累犯等情节,决定在法定刑幅度内予以从重处罚。根据认定的事实,本案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属于“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情形。《量刑指导意见》规定:“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可以在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海南省实施细则规定:“故意伤害致一人轻伤的,可以在六个月至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合议庭认为,轻伤伤情是反映本罪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社会危害性的重要方面,应在确定量刑起点时予以考虑。鉴于被告人造成被害人左胫骨粉碎性骨折和右尺骨三处骨折,均达到了轻伤一级,伤害后果更为严重,据此,确定量刑起点为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鉴于本案无其他增加刑罚量的事实,基准刑即为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合议庭根据民间纠纷引发、持械作案以及累犯等情节对基准刑进行调节,调节结果在法定刑幅度内,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也体现了从重处罚的效果,故依法确定宣告刑为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依法作出判决。

  案例要点

  确定量刑起点的根据是具体犯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量刑时,要结合罪手段、犯罪后果、被告人主观恶性等因素综合判断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社会危害性大小,据以确定量刑起点。

咨询咨询 QQQQ 微信微信二维码 地址地址 TOPTOP
cache
Processed in 0.012551 Second.